多個代表團提交議案呼籲加快信用立法

來源:中國企業商務信用公共服務平台   作者:88卡卡湾認證   更新時間:2018/4/18 9:08:34


      2019年全國兩會已接近尾聲。記者了解到,期間已有江蘇、廣東等多個代表團提交了關於加快信用立法、推進誠信建設的議案。


  江蘇共創人造草坪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強眾是江蘇團30名聯名提交議案的代表之一。王強眾以職場誠信舉例:“在一些企業裏,員工流動性非常大,老板和員工之間往往缺乏互相信任。這樣一來,員工容易離職,有的離職後就把技術帶走了,老板以後在培養員工時心裏也會不踏實。信用立法能保證信用製度建設的落實,對企業和員工也會形成一種約束。”


  全國人大代表、金絲猴集團董事長趙啟三指出,我國目前年簽訂合同40億份,而履約的僅有50%左右。2018年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超880億元。因此,他認為,加快信用立法步伐,讓失信人受到應有的懲戒,有助於從根本上改善信用狀況。


  在3月7日的小組審議時,全國人大代表、南京市人大常委會主任龍翔提交的《關於加快信用立法,推進誠信建設的議案》引起了其他代表的共鳴。


  “信用建設隻有納入法治化軌道加以規範、引導、保障,才能行穩致遠。”龍翔表示,由於缺乏剛性製度保障,標本兼治的力度不夠,誠信管理失之於鬆、失之於寬,失信成本總體偏低。對此,應加快推進信用立法,運用法律法規和公共政策向社會傳導正確價值取向,完善社會信用體係。


  龍翔認為,要推動我國社會信用體係建設更上一層樓,避免少走彎路,迫切需要加快信用立法進程。“國務院以及各部委幾十項政策推行積累了足夠的理論基礎和實踐經驗,社會期待和群眾呼聲比較強烈,互聯網大數據的快速發展也為信用體係建設提供了契機。應該說立法所需的軟件、硬件支撐條件初步具備。”


  為此,龍翔建議,對接《社會信用體係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年)》的目標節點要求,盡早出台基礎性的信用法律。他認為國家立法進行頂層設計重點關注幾方麵問題。包括信用的認定、範圍,以及標準,科學界定社會信用的概念,合理劃分失信程度,建立失信行為分類管理機製、“紅黑名單”的認定及退出機製、失信行為處罰措施公開機製等;信用歸集、管理、運用中的權利義務、權力責任;承擔信用責任的方式及其性質;對公民法人和非法人組織個人隱私、商業秘密等的保護以及依法完善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機製。


  廣東代表團也提交了《關於盡快製定社會信用法的議案》。作為該議案的牽頭人,廣東中盈盛達融資擔保投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吳列進認為,當前造成中小微企業融資難題的原因之一,就是信用信息不對稱和中小微企業自身信用不足。“企業信用水平提高了,實際上就多了一張融資‘通行證’。”


  吳列進認為,雖然我國社會信用體係建設取得了長足進步。但與此同時,經濟領域商業欺詐、製假售假、偷逃騙稅等失信行為,依然在影響市場經濟有序發展。他表示,迫切需要加快全國層麵的信用立法進程,強化法律約束手段,從頂層設計上化解信用信息主體權益保護機製缺失、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機製不健全、市場交易中信用信息不對稱、“劣幣驅逐良幣”等問題,為社會信用體係建設保駕護航。


  趙啟三則表示,在信用立法過程中,應當著重把握信用主體信用信息利用與保護之間的平衡。可以對信用主體的信用信息進行類型化區分,適用不同的公開、利用和保護規則;設置相應的安全等級和安全保密措施,保障社會信用信息采集、歸集、共享和使用全過程的安全;立法應充分保障信用主體的信用權益,明確賦予信用主體信息知情權、信息異議權、信息修複權及信息遺忘權。